不能读取语音阅读器
晚清民俗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1年5月20日 点击数: 作者:佚名

  “一方水土一方人,一方乡境一方人。”南翔习俗与嘉定其他各镇也大多相同,但长期的历史传承的封闭意识,也确实形成可一些具有明显本土文化的民俗,清光绪年间,里人陈松有《槎浦棹歌》百首,对它有颇为形象的描写:
  正月十五上元夜,家家煮贺年羹、蒸缸甏。贺年羹,古称“和腻羹”,以菜肴、花生、荸荠、菱、枣,加上面条、糯米小园子煮成。味咸,于年节中饱食油腻之后,食之鲜美爽口。蒸缸甏,即蒸煮的一种用手捏成缸甏形状的糯米粉糕。原用于供祀灶神,迎其从天上返回。做工精细,有“攀比女主人手艺”之意。歌曰:“羹调和腻味酸咸,又捻花糕女手操;莫讶仙家烹白石,蒸缸蒸甏亦非凡。”
  二月十二日相传为百花生日,盛行去猗园和横塘边踏青。是日,猗园士女如云。歌曰:“猗园门巷最清幽,随意寻花陌上头;都道花辰晴更好,莺莺燕燕共勾留。”又歌:“大南翔与小南翔,芳草芊芊十里塘;得意扬鞭年少客,马蹄红惹杏花香。”
  二月十五夜为重庆上元。上元上灯,向为中华传统民俗,重庆上元,却是南翔独有。是日,凡上元夜之春灯、望田灯、塔灯、彩灯、龙灯,一一再现,儿童提灯夜游,各村龙灯队至镇上巡游后,再会鹤槎山。重庆上元,各家制灯,更务“标奇出新”。歌曰:“仲春重庆作元宵,满眼花光月助桥;蜿蜒龙灯工剪彩,六街如昼沸笙箫。”
  二月十九观音生日。大德寺进香,其中尤以妇女为最。歌曰:“明珠翠玉炫新妆,油璧香车到佛堂;一段曲衷难代诉,亲烧大士座前香。”
  清明、中元、十月朔、吴地素有迎神赛社和城隍出巡之俗,称“三巡会”。南翔三巡会亦有独特内容。清明日,迎赛于陆华村祠,歌曰:“琅琅歌管沸楼台,虔奉鸡豚酒一杯,迎赛陆华村社罢,醉人扶得笑颜回。”陆华村祠,不知供奉何方尊神,但看来在本地颇受重视,据陈松歌后小注,祠有六处,“一在万安寺、一在百岁楼、一在东王家桥、一在仙槎桥、一在花光庵、一在高家场”。七月十五中元节,本地迎奉的是杨忠惠侯。这天,杨忠惠侯庙香火极盛,还抬着神像出巡,进香者除镇乡居民外,尤多渔民,也有来自上海的妓女,姑歌曰:“每到中元赛社神,泾横桥畔集渔轮;推蓬听唤娘姨母,团坐欢呼尽六亲。”
  杨忠惠侯,名滋,外冈人,南宋抗金名将,曾任两淮安抚别置使,一夜拔敌数寨,相传每年二月十八日为其生辰,杨甸角一带“鼓吹引导,观者如堵墙”。十月初一日,称“开胪节”,这才轮到城隍出巡。出巡时,除有“肃静”、“回避”等牌,及“红墨怪”即城隍麾下皂隶外,还有一些人扮成罪犯,甚至扮成妇女穿艳装骑马、称为“军妻”的,跟在后面。歌曰:“旌旗夹道赴坛西,罗拜神灵罪犯齐;装束红裙跨马上,艳看恩赦到军妻。”
  五月初五端午节,槎浦之中赛龙舟,镇乡不拘男女,甚至闺房千金,均有“看龙舟”之俗。不过,千金小姐须坐自家的船,找个隐蔽点的地方。陈松亦有歌写赛龙舟,曰“水乡竞渡吊前贤,未俗惟知旗帜鲜;吻合世人皆醉语,醵筵拇战画栏船”,还有歌写妇女看龙舟,“未闻钲鼓沸连江,先向堤边舣画双;听唤侍儿卷帘起,生憎还掩茜纱窗””。
  近代,南翔不少风俗还明显地反映了商品经济冲击下的异性化生活方式。如夜生活,歌云:“九间楼近水中央,酒阁茶寮夜市忙,深巷柝残人静后,万家鸳瓦月如霜。”可见晚清时,南翔镇上诸如“九间楼”这样的酒阁茶寮,夜市是极旺盛的。又如时装打扮,歌云:“茉莉幽香两鬓浮,巧梳时样背苏州,倚舷不避郎舟近,生解风流未解羞”;“一种倾城映水浜,娥眉队里果超伦;自知学得新妆艳,每近郎舟偏背人”。这里的“背苏州”,当是一种由苏州传来的流行发式,好追求“新妆”的风气,已跃然纸上。当然,诗中的妇女,在当时必定是青楼女子居多。所以,“南翔多道赛苏州”。
  南翔多漂泊于异地的商人,客中无处不思乡。所以南翔人离乡外出时,往往在行装中带有家乡家乡土特产,每有忆及,聊作慰情。歌云“飘零书剑十年长,异地难逢话故乡。别忆佳蔬罗汉菜,慰情犹有郁金香”。
 

党政机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