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语音阅读器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资料

文史资料

嘉定航运公司的船民孩子们

发布时间:2017-07-20

嘉定区航运公司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的体制改革中已经淡出历史,不复存在,但是,对于嘉定区航运公司的船民们,特别是对于船民的孩子们,仍留有深深的怀念,仍留有不忘的记忆。

航运公司的船民们过去都以船为家,在船上生活,在船上工作,从事专业水上运输生产。解放初期至上个世纪60年代没有实行计划生育,船民们每家每户一般都生育四五个孩子,有些生育更多,最多的生育八九个孩子。船民们所生的孩子从小在船上生活,在船上生长,小小的船舶就是孩子们的家。船民的孩子们跟随自己的父母风里来,雨里去,跑水上运输,过着艰辛的生活。

航运公司在解放初期至上个世纪60年代,拥有的大多数是七八吨至十几吨的小木船,到70年代拥有的是二十多吨至三四十吨的水泥船,到了80年代才拥有三十至八十多吨的钢质船舶。无论是七八吨的小木船,还是八十多吨的钢质船,人们在船上活动的范围很狭小。船民的孩子们从出生开始,就生活在很狭小的船上,每天每日面临的是不慎跌入船舱内致伤、掉入江河里溺水的危险。为了祈求孩子们平安成长,船民们有个风俗,谁家生了孩子,不管经济多困难,也要想方设法买根银项圈戴在孩子的脖子上,还在银项圈上配一把小银锁,意在紧紧锁住孩子,防止孩子发生意外。如果生了男孩,除了要戴银项圈和银锁之外,还要在男孩后脑勺上剃个桃子头,在桃子头上留起长发,编成一根长长的小辫子,在小辫子上扎上一根红头绳,意在避邪防灾。直到男孩长到十岁过生日时,才将这根小辫子剪掉。

船民的孩子们自幼跟随父母在船上走南闯北,四处漂泊。无论是潮流湍急的苏州河,还是江面宽阔、波浪汹涌的黄浦江,凡是船舶航行过的江河汊港,都曾留下孩子们的身影。特定的生活、生长环境,使船民的孩子们养成了特定的性格、特定的气质——不怕风雨能吃苦,自幼干活很勤劳。

船民的孩子们不惧风雨,不怕浪涛,从小就能吃苦。当时的船舶都比较小,船上基本上没有遮阳挡风的地方,孩子们夏天在太阳底下晒,冬天在寒风里吹,遇到大风大雨,连躲风避雨都很难。白天他们在狭小的船上玩耍,夜晚他们就睡在狭窄的船艄舱内,到了夏天就睡在船艄平基板(甲板)上。由于父母没时间给孩子们洗脸洗脚,船舱内空间又很小,几个孩子睡在一起,船舱内弥漫着一股异味。孩子们从小就练成了在狭小的船上行走的本领。当船舶在河道里航行时,孩子们能用竹篙当跳板,在船舶不停驶的情况下,从船上走上竹篙敏捷地跑到岸上。当船舶停靠码头靠不到岸边时,孩子们能一个箭步跳上岸,为船舶停靠码头带好缆绳。尤其是在宽阔的黄浦江中行船,每当遇到大轮船经过涌起的波浪,遇到大风掀起的波浪,小小的船舶就会在黄浦江中随波浪起伏而不停地摇晃,有时摇晃的幅度很厉害,甚至连人都站不稳,小一些的孩子受到这样的惊吓而哭泣,而大一些的孩子则用手紧紧抓住船上的固定物,防止身体因船舶激烈摇晃而被甩入黄浦江。船民的孩子们从小就经风雨,见世面,继承了父辈们吃苦耐劳的优良传统。

当年,船民们撑船劳动很辛苦,但经济收入却很低,还要抚养孩子,孩子们个个要吃饭、要穿衣,家家户户日子过得紧巴巴的,生活都很艰难。特别是在上个世纪三年自然灾害时期,粮食定量供应,口粮很少根本吃不饱,父母宁愿自己忍饥挨饿,也要省下饭菜给孩子们多吃一点。因为日夜行船一日三餐根本不定时,早一顿晚一顿,有时吃饭时间相隔很长,孩子们肚子饿得咕咕叫,嚷嚷着要吃饭。如果船停靠下来吃饭,就在船艄平基板上放一张矮矮的小方桌,一家大小就围坐这张小方桌上吃饭。如果船在航行中吃饭,就将饭、菜放在船艄平基板上,大人、小人分批轮流盘坐在船艄平基板吃饭。那时,家家户户吃的都是粗茶淡饭,没有什么菜,饭烧得也不多。吃饭的时候父母将饭菜盛好,孩子们端起碗就吃,吃得快的能多吃一点,吃得慢的就吃不饱,因为锅里的饭、碗里的菜都已吃光了。

孩子们平常穿的都是破旧衣服,哥哥姐姐穿不上的衣服就给弟弟妹妹穿,正象船民们所说,“新老大,旧老二,缝缝补补给老三”。到了炎热的夏天,小的男孩就光屁股只穿一只肚兜,稍大的男孩只穿一条小裤衩,女孩子就穿短袖褂子和裤衩。很多孩子已经长到三四岁了,还穿着开裆裤,到了寒冷的冬天露出来的小屁股冻得红红的,从早到晚不停地在船上跑来走去。孩子们平时都是赤脚不穿鞋子,只有到天冷的时候才穿鞋子,有些孩子虽然穿上了鞋子却没有袜子,有些孩子穿的鞋子破得连脚指趾头都露在外面。到了寒冷的冬天,父母给孩子们戴上一顶虎头帽子,希望孩子们长得虎头虎脑,健康活泼。

1959年9月1日,嘉定区航运公司的前身嘉定县群裕运输合作社建造的嘉定第一所船民子弟学校——嘉定县交通运输职工子弟学校正式开学了。子弟学校在开学之前,面向嘉定县群裕运输合作社船民子女招收一年级新生。闻知这个消息,船民们纷纷送自己的孩子到学校报名读书。当年,学校招收了一百多名一年级新生住校读书。从此,船民的孩子们有了上岸读书的机会,离开了狭小的船舶,开始了读书求知的新生活。

 

作者:乔布文